宋代志怪故事——嵊縣神(廟大王要娶人間女被大神阻止)

宋代志怪故事——嵊縣神(廟大王要娶人間女被大神阻止)

嵊縣神

【白話版】

淇水(河南林州)李邦直寓居在會稽郡的嵊縣(浙江嵊州)。春日的一天,李家人一起出去郊遊,李家女兒(李邦直孫女)好像忽然看到了什麼東西,茫茫然像是迷路了一樣。回家以後昏昏就睡,也不起床。等到了第二天,她才能說話。

她說:「昨天在田裡,走著走著忽然有個穿著黃衣服的老婆婆從地里冒出來跟我說:『某某廟的大王想娶我做夫人,現在派我來做媒,車馬都在門口等著,我們那個大王想先看看你!所以馬上請你跟我走。』當時我就拒絕,我說我不認識你們大王。但我拒絕不了。因為我已經糊塗了,像是喝醉了一樣,只能跟著走,走到門前一看,那站著很多官吏士卒,他們都是來迎接我的。我想回來跟家裡人說,但又說不出話來。這老婆婆挾持著我跟她走。她讓我上馬,然後她騎著馬在後邊跟著。臨走之前,她用一塊青布蒙我頭上,跟我說:『你現在要給別人當新娘了,怎麼能隨便給外人看呢?』」

「我們這幫人後來到了一處大宅子,豪華氣派,布置的特別講究,杯盤羅列,用的器物很高級。有個穿著大紅衣服戴著高帽、扎著玉帶的人出來了,他看起來30多歲,容貌很醜,長得很怪。他撩開我臉上的青紗,仔細看我的容貌,很滿意,特別高興。馬上命令開席奏樂,這大王一下子喝了十幾圈的酒,然後跟老婆婆說:『咱們把日期給訂了吧,七月七號這天就成婚。你先陪夫人回家,屆時我會重謝你!』說完這話,老婆婆攙著我上馬,才上馬鞍,我就看那大王對我依然戀戀不捨,盯著我看,回到家後,我就醒過來了!」

女孩跟家裡說了這番話,家裡人很擔憂。她之前已經給許配別人了。經歷了這個事後,好像也很正常,飲食起居沒什麼兩樣,但到了七夕這天,她竟然真死了。從中午一直到下午五點多,這女孩的身體沒有冷,有點溫熱,偶爾還能喘氣。等到了夜半時分,這女孩竟然活過來了。

醒來後,她開始跟家裡述說詳情:「我剛才又碰見那老婆婆了,她說吉期已到,你這就要去跟大王成親了!迎親的隊伍都來了。當我心裡難受啊,剛離開家,我就哭了好多次。這老婆婆就笑了,一邊笑還一邊罵我說:『哪家女孩不嫁人呢?』她說著話就把我抱到了一頂花轎里,這花轎里裝飾著珠寶,特別精美,比一般人家的花轎可強不少,只聽門外敲鑼打鼓,人聲鼎沸,就好像大戶人家娶媳婦的樣子。後來這幫迎親的抬著轎子來到大街,大街上人山人海,都是看娶媳婦的人。就在這時,來了一個行動小組,他們穿著黃公服,手裡拿著公文。他們跟老婆婆說:『城隍寫的狀子已經報告我們大王了,大王有令,說你們的王不該娶這女孩,昨天老天爺的命令也下來了,讓你們的王另找別的陽限已到的女孩。現在城隍就在我們大王那裡,我們大王已經派人把你們的王找來。現在呢,這個女人,包括你,要一起去我們大王那裡。』那婆婆還有整個迎親隊伍都不高興,但也沒辦法,大家只能跟著走。」

「我們來到一座大殿,這地方很肅穆莊嚴,儀仗隊的排場比原來要娶我的大王更氣派。那老婆婆跟著我,走進一個庭院,那裡站著個穿金紫色服裝的人,他手持象牙笏板站在台階上。

沒過多久,大殿帘子捲起,裡面現出一位大神,他穿著公服,正襟危坐。他先招呼城隍(穿金紫色服裝的人)坐在旁邊。行動小組的人過來報告說:『已經把李家女孩和媒婆都抓來了!』大神下令把那大王也請來,很快的,「唰」的一下,那大王騎著馬就到場了。這位大神離開座位,很客氣的過來迎接那大王。我偷偷一看,來的那個正是要娶我的人,他還不斷看我呢!一副挺留戀的樣子。」

「大神說:『大王啊,你想娶的這個女孩是本朝名臣李清臣(即李邦直)的孫女,他已經向玉皇大帝告狀了,玉皇大帝又向城隍下命令,讓你另娶別人!』大王一聽就勃然大怒,說:『我娶夫人也是奉了玉帝的命令!你們幹嘛這麼為難我呢?』大神說:『反正此事已不能隨你了。』那大王還是很生氣,他沖手下人叫道:『給我備馬,我走了。』他騎馬就走,也沒行禮。這大神依然滿臉微笑,不是很在意,而後他指責媒婆說:『你怎麼敢隨便就抓大活人?我本來想馬上治你的罪,現在你趕緊把這女孩送回家,要是慢一點的話,我就殺了你!』這老婆婆很害怕,趕緊磕頭。馬上招呼手下官吏,趕緊把我送回來了。這樣我就活過來了!」

女孩後來還是嫁給了原來許配的那家人。這事情的見證者章騆(字仲駿)說,李家住在縣裡邊兒的一個寺廟,這兒以前是文定公(可能是指胡安國)他們家。女孩的丈夫是楊推官,她哥哥叫宋大,都見證了這事情。他們說,女孩第一次出門碰上事兒大約是正月十六日。

【原文】

淇水李邦直寓居會稽嵊縣。春日,家人相從出野,女子忽若有睹,茫洋無所知,歸而昏惰困卧,明日始能言。

云:「昨在田間,見黃衫老媼從地中出,語言我曰:『某廟大王當娶小娘子為夫人,遣吾做媒,車馬在門矣。王先欲相見,請即行。』方致詞拒卻,已瞢騰若醉,行至門首,吏卒滿前,欲喚家人告語,噤不得宣。媼挾我出,跨馬而騎從於後,取青羃羅蒙我首,曰:『方為新婦,詎可令人見?』

俄頃,造一大宅,廳事供張華楚,尊俎羅列,絳衣人高帽玉帶,年可三十許,容狀怪丑,褰幕細視我面,甚喜。命酒張樂,勸酬至十數行,顧媼曰:『擇定七夕日成婚,汝善護夫人暫歸,徐當厚謝。』復導我上馬,將跨鞍,王猶眷眷注目。到家,乃蹶然而寤。」

李氏先以女許人,良用為憂,然自是起居飲食如常,時及七夕,果暴亡。自午至酉,遍體尚溫,時時微喘息,夜半,方省人事。云:「適又逢老媼來告,報吉夕已至,請夫人赴期。方號哭次,媼笑且罵曰:『豈有處子終不嫁人者乎!』抱我登花轎,珠翠奇巧勝於人間,導哄喧盛,悉如貴族迎婦禮。徐徐行至通衢,觀者環列。

俄有健步數輩,皆黃衣,持文牒示媼曰:『城隍具牒上吾王,稱李氏女不當為汝王妻,昨日天曹敕下,令別尋訪大限盡者。見呼城隍在殿下,亦當邀汝王告之,女亦宜一往。』媼與迎者皆不悅。健步呵叱,遂疾驅去。

至一處,殿廡肅然,儀衛尤盛。媼隨我入,至庭,一人金紫,先秉笏立階所,有頃簾捲,大神冠服正坐,招金紫者坐於旁,蓋城隍也。健步聲喏云:『追到李氏女並媒人。』神令速請某王。歘乘馬至殿,主人降座迎接,我竊窺之,乃向欲娶我者,顧盼不止。

主人云:『王所娶女乃本朝名臣李清臣之孫。城隍被天敕,以清臣有訴,令王別訪良偶。』王勃然曰:『吾奉帝命許娶妻,君何為意外作難?』主人曰:『此非可強辯也!』王怒,亟索馬,不揖而去。主人微笑,呼媼切責曰:『汝何敢妄致生人?本欲遽加罪,速送女歸家,緩則殺汝。』媼惶懼再拜,揮吏送我還,於是而免。」

女竟嫁元夫。章騆仲駿言,李氏居邑中僧寺,乃文定公家,女之夫為楊推官,女之兄名宋大,所見略同,其所約則言正月十六日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