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輩子不結婚會怎樣?「摩梭人」用實際行動表明:挺好的

一輩子不結婚會怎樣?「摩梭人」用實際行動表明:挺好的

作者:李彎灣

我爺爺去世兩個月了,他活了84歲。

他的一生,生了11個孩子,死了7個,留下4個,都是女兒。

沒有兒子,是他一生難言之隱。

我媽媽是他的大女兒,是被留在家裡的那一個——我爸爸是上門女婿,所以我是隨母姓的。我爸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出門打工了,我就跟爺爺奶奶一起生活,是留守兒童。

我爸媽在外省,總會打電話回家問我過得好不好,問的次數多了,我爺爺奶奶心裡就不痛快了。他們會語重心長地對我說,「彎灣兒啊,你看你爸媽說的那叫什麼話,你畢竟是我的孫子啊,雖然不是親的,但我能對你不好嗎?」

在爺爺奶奶的心裡,我不是他們的親孫子,我只是外孫——這讓我很受傷,我一次次向他們解釋,我就是他們的親孫子,無論親孫子還是外孫,都是一樣親的,他們就是我的親爺爺奶奶。

可他們依然覺得,沒有兒子,在別人面前都抬不起頭。

你看,這就是觀念的力量——你可能會覺得他們愚昧、傳統、不可理喻,但事實上,我們跟他們,又有什麼區別呢?

在我們大多數人的心中,人一定要結婚、一定要生孩子、一定要做出一番事業、結婚一定要給彩禮、一定要物質基礎才能結婚。雖然有人嘴上說可以孤獨終老,但內心還是接受不了一生不婚、沒有孩子,這些,難道不是觀念嗎?這些根深蒂固的觀念,你真的不在乎嗎?

我相信很多人還沒有做到不在乎。

其實,我們都一樣,都是觀念的奴隸。

人的痛苦,就是因為人只活在一種觀念下,認為人生只有一種活法。要破解人的痛苦,那就要破解人的執念,要破解人的執念,就要打開視野,看看世界,看看不同的人、不同的活法。

今天,我就想給大家介紹一下摩梭人的情感生活。

摩梭人,是西南地區,主要在雲南瀘沽湖邊一個神秘的母系氏族。

我是西南地區的人,我覺得「摩梭」應該寫成「摸梭」。所謂摸,就是偷偷摸摸、悄悄咪咪,所謂梭,就是織布的時候在線上滑來滑去的那個小木頭,「歲月如梭」的意思,就指歲月沒有響動的悄悄流逝。「梭」作動詞,就是移動、滑動的意思。連在一起,「摸梭」的意思,就是偷偷摸摸地暗中行動。

理解了這個詞,你就能很清晰地搞懂摩梭人的「走婚」了——走婚就是男的在晚上悄悄爬上女孩家二樓進行相會,第二天一早提起褲子就走人的行為。

在我們漢文化系統里,提起褲子就走人,是不道德的表現,但在摩梭人眼裡,那才是道德,你賴著不走才不道德呢。

關於摩梭人的走婚,有一個非常棒的紀錄片,叫《三個摩梭女子的故事》,豆瓣評分9.1分。

有空可以上網搜來看一看,不過沒空就算了,因為畫質太差了。

我來給大家講一下這部紀錄片的大概內容吧。

第一個女子,叫達史拉措,30歲,出生在里格島。她的男人是個漢人,兩人在昆明認識的,一直分居。

男人很愛她,想帶她走,她說,要帶走她的話,除非連她一大家二三十口人帶走還差不多,只是她一個人走,她不願意。

(注意,跟男權社會的男人都是孝子賢孫一樣,在母系氏族女孩就會天然地把自己的家庭看得最重)

在母系氏族裡,女人就是強者,她們所有的思維,都是強者思維。比如,有人稱她為某某的老婆時,她會感覺被冒犯到,「我是我,他是他,我不是他的,他也不是我的」「對於我來說,小家庭不是我生活的目標」「如果有一天孩子的爸爸要跟我分開,那我也不會強留」「他的愛,只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罷了」

(看到她這些說法,當代女性是不是要請她來做個講座?女孩們想結婚,都想找個可靠的人綁定一輩子,結婚了過得不好還不敢離婚,離婚了以後還要死纏爛打——你看看人家這個覺悟!當然了,這種覺悟是一種強者的覺悟,強者會懂得我就是我,不是為了幫誰延續香火。而我們社會中的很多女孩,甚至還覺得生孩子是為了男人生,還指望有男人寵自己。在摩梭女人眼裡,是她們寵男人,而不是男人寵她們,而且,她們為此感到快樂。)

第二個女子,叫阮苦達度,84歲了,來自隔壁村。

阮苦奶奶雖然年紀很大了,但還很健康、很酷,一邊抽著煙一邊說,「我年輕的時候又漂亮又能幹,想要和我走婚的人很多。」

她的第一個男人,是在寺廟裡認識的,在一起生了孩子,對她很好,還經常給她家送糧食,後來被抓去勞改了,1958年就死了。

第二個男人是在隔壁村勞動時認識的,睡了一晚上就懷孕了,後來也沒有來往了;

第三個男人是本村的,前幾年剛去世。

阮苦奶奶平靜淡然地講了她的三段情史,就跟一個漢族老頭回憶當年把妹的故事差不多。

她還說,在摩梭人的文化中,沒有「處女」的概念,也沒人催婚,你愛走婚就走婚,不走拉倒,她兩個弟弟,七十多歲了,從沒走過。

阮苦奶奶有一句話,讓我印象特別深刻,「看女人不要看臉,要看她的心」。

(看女人不要看臉,要看她的心。這是對女人的尊敬,就像男權社會一樣,人們都說看男人不要看長相,要看能力、人品啥的。反過來講,男權社會,對女性的審美就非常單薄,比如演藝行業,一個男的,長相不佳依然可以成為頂級大明星,但幾乎沒有長得不好看的女人成為頂級明星。)

第三個女子,叫車拉錯,是個大美女,還很年輕,她是瀘沽湖景區的導遊。

她說,很多外地油膩男去瀘沽湖旅遊,目的就是為了約炮,以為「走婚」就可以亂來。

曾經有個廣東男的,跟她們三個女孩在一起,嚷著要跟她們走婚,被拒絕後還說「開個價」,她氣得站起來甩了他兩個大耳光,「不要以為有錢什麼都買得到,你有錢,但來到瀘沽湖是行不通的。如果你想要那種給錢的走婚,你就不要到瀘沽湖來,你們家鄉肯定比我們這邊還要多。」

作為一個接觸現代社會的摩梭人,在被問到一夫一妻制的婚姻有什麼好處時,車拉措想了半天說,「不知道」。

看完這個記錄片,你要問我婚姻制度的好處,我可能也會跟車拉措一樣——不知道。

這個紀錄片,最讓我感觸深刻的是結尾那一段,有個摩梭女孩說:

「摩梭男人跟城裡男人相比起,應該還是比較幸福的。城裡的男人活得會比較累一些,摩梭男人過得還是比較充實一些。」

(這是從女孩嘴裡說出來的話,就像男權社會男人抱怨自己壓力大、說女人幸福一樣。)

這個紀錄片看完之後,我有幾點想法想跟大家分享。

1、關於女權的問題

現在很多野生女權,搞得全社會性別矛盾越來越嚴重,就是因為她們只想享受,不想付出,她們追求的,其實還是一種男權——男人要無限愛我、寵我、以我為中心。

這不是在追求權力,這是在放棄權力。

權力跟責任是一母雙胎的關係,在古時候,皇帝權力最大,但他的壓力也最大、他需要負責的事情就越多。而妃子宮女,沒有什麼權利,即便被寵,也是一種皇上的恩賜,那是一個講運氣的事情,她們無法掌控自己的愛情和命運。

其實在一個家庭里也如此,誰的責任最大、誰的壓力最大,誰就最有權力。

摩梭女人,她們的地位很高,但同時她們也擔負起了一個家庭里最大的責任,她們干粗活、擔負起一家老小的生活的責任,有些摩梭女人,甚至是完全一個人在養家。

但她們並不會抱怨,因為她們知道自己是強者。就像男權社會的男人,他們遇到困難,不會指望有女人來幫他,因為他們從小被教育成強者。反觀女人,很多女人甚至會問,「假如我自己一個人就可以活得很好,那我要男人來幹嘛」——這就是一種弱者思維,而且覺得我弱我有理。

在男權社會,女人離婚了、失戀了會很痛苦,因為她們把婚姻和男人當成生命的支柱,而摩梭女人不把男人當支柱,所以她們能很淡然地看待分手。

2、關於婚姻的問題

婚姻在我們當下的主流社會,是一個根深蒂固的觀念,到了一定年紀不結婚,會讓人恐慌。

人是觀念的奴隸,尤其當你的腦海中只有一種觀念的時候,觀念就會變成執念。

很多人還把執念當榮耀——這不是榮耀,這是無知和狹隘,也會給你帶來很大的痛苦。

你可以看看全世界不同國家、不同地區、不同民族、不同文化的人,看看他們是怎麼活的,了解這個世界其實不只有一種活法,你就會淡然很多。

婚姻不是兩個人的事——把婚姻看成兩個人的事,只會徒增痛苦。因為你很難接受萬一它破裂了或者遭遇背叛了,而且一旦出問題,你就很容易怪罪對方,覺得是他給你帶來了災難。

就像開車一樣,如果你認為車是兩個人一起開的,那麼出事兒了,你肯定會怪對方。但如果你覺得你就是司機,出了問題,你就不會怪別人。

婚姻它就是你一個人的事,它是你生命中的一種體驗,是你自願選擇的一種生活方式。你想結婚,那就結,想離,那就離,沒有人能干涉你。其實結婚就是跟自己結,跟你的慾望結、跟你的要求結、跟你的情緒和審美結,對方只不過是一個你所有慾望和念頭的載體而已。你的需求會變、你的認知會變、你的審美會變,所以在很年輕的時候定下終身在一起生活的契約,是不符合人性的——要在一個不變的框架里,去應對不斷變化的彼此,是一件很難的事。

所以,婚姻是你自己的事,儘可能做到最好、儘可能嚴格要求自己,不要對對方提要求,要求越多,你越失望,對方改變的可能是很小的。如果你做到盡善盡美了,對方不配合,那麼你主動離開他就是了,何必糾纏呢?

3、關於人生的問題

就像第一個女子達史拉措說的那樣,「我是我,他是他,我不是他的,他也不是我的」,很多人結婚,就是要佔有、完全佔有、全盤控制,或者把自己寄託給對方——痛苦和崩潰就是因為佔有慾和控制欲太強、寄生太久、犧牲感太重。

你不屬於任何人,你首先是你自己,什麼丈夫妻子,什麼母親父親,什麼兒子姑娘,那只是你來人間走一趟所扮演的不同角色而已。某個凌晨的4點,你獨自起來撒尿的時候,看著空曠的夜,看著身旁熟睡的人,你會不會覺得——其實,你只是你自己而已。

如果你的腦海中被植入了「我只是我自己」這樣一個概念,那麼,你就不會在妻子/丈夫這些角色上入戲太深,你就不會覺得你活著是為了別人、你所作所為是為了別人付出、為了別人犧牲,你所做的一切,只是為了享受扮演角色的過程,僅此而已——別扯那些有的沒的還自我感動的東西。

當你明白你就是你自己,你一切都是為了自己,那麼,你就可以在情愛的世界裡、婚姻的世界裡收放自如,你就可以活得很輕鬆,你就可以做到——我心甘情願,你來去自由。

摩梭人沒有為情自殺或者情殺的事,因為她們太明白自己就屬於自己,情愛的事就是很單純的事——大不了就我走我的陽關道,你過你的獨木橋嘛。

我們的社會,那麼多人為情鬧得天翻地覆、鬧得醜態百出、鬧得公雞打鳴母豬叫喚,就是因為得失心太重、控制欲太強、犧牲感太多……

啊——我真的厭倦了無數人向我傾訴情感的痛苦的時候,說他們的人生被誰毀了、他們的青春被誰毀了、他們沒有誰活不下去了。

快拉倒吧,有空學學摩梭女人的自強、自愛、坦蕩和瀟洒。

——完——

作者簡介:李彎灣,情感領域作者。關心人的情感、關注人的內心世界,關注女性解放,關注男性壓力,關心性別平等。「為真理站台、為弱小發聲」是我的寫作內在價值觀。願同各位一同成長,避免走散,歡迎知音留下來。